大中年间杜牧诗简论

   大中元年,杜牧四十五岁,为睦洲刺史。当时李德裕还没有被贬,仍任节度使,当时杜牧的好友张祜已经离开,现存杜牧在大中元年的诗歌多为与好友互相酬唱所作,如《初春有感寄歙州邢员外》。杜牧长期外放,且一直认为被李党压制不得回京,邢群也处于相同的境地,被朝廷排斥而出守外郡,所以两人的这种酬唱并非是闲娱之做,而是互相安慰,表达对友人的思念之情,“梅衰未减态,春嫩不禁寒。”对新君的登基,杜牧并未表现出欣喜之情,可见他并不认为宣宗的上位可以改变他的境地。 
  《寄内兄和州崔员外十二韵》缪钺先生未系年,然郭文镐①考证其也应做在大中元年,其中有“共祝中兴主,高歌唱太平”之语,似是对宣宗改元大赦表示庆贺,然而上一句“雨侵寒牖梦,梅引冻醪倾。”却是尽显寥落之情,两句对比更加凸显杜牧常年外放且越调越远的寥落之情,亲友具不在身旁,“离思苦萦盈”所以更添了几分孤寂之感。所以就算此诗也于大中元年而作,结尾处看似颂君之语也并不代表杜牧对自己境地因新君的上位重新燃起了希望。 
  大中二年,九月之时,李德裕被贬为崖州司户,然而牛党之首牛僧孺卒于东都,杜牧是否为牛党学术界众说纷纭,然而不管杜牧属于牛党还是李党,他与牛僧孺是十分尊崇敬佩的,牛僧孺对杜牧也有多番照顾,屡次表示赏识爱护之意②。所以他的去世,对杜牧还是有很大影响的。此年杜牧的诗作有《江南怀古》《朱坡绝句三首》《除官归京睦州雨霁》《秋晚早发新定》《睦州四韵》《题新定八松院小石》等。 
  其中《睦州四韵》作于暮春之时,末句“残春杜陵客,中酒落花前”依旧表达了杜牧对贬谪压抑生活的孤寂之感。并与礼部尚书高元欲书,又与刑部崔尚书书,抒发自身的抑郁之情。后又受到周相周墀的提拔,擢为司勋员外郎,史馆修撰。这是杜牧仕途的一个转折,《秋晚早发新定》有“岩壑会归去,尘埃终不降。悬缨敢濯,严濑碧淙淙。”之句。表示自己不会学严濑等人解官而去,依旧留在这人世间,这时世人的心情是比较畅快的。 
  然而被贬谪压抑的生活还是在他思想中留下了阴影,当他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愤懑或抑郁之情。十月牛僧孺去世之时,杜牧作墓志铭,其中对牛党众人遭遇的描述,也表现了他对李德裕打压异己的愤慨,“李太尉专柄五年,多逐贤士,天下恨怨。”③对杜牧来说,李党就像是压在他身上的一块大石,让他感到窒息,无法翻身,所以李德裕失势被贬,杜牧立刻上书希望得到荐举,如今愿望得偿,杜牧的心情还是十分欣喜的。 
  大中三年,吐蕃内乱,然宣宗任命贤才,八月,收复了河陇三州七关,杜牧目睹此盛况,十分高兴作诗赞颂,如《今皇帝陛下一诏征兵,不日功集,河湟诸郡次第归降,臣获睹圣功,辄献歌咏》《奉和白相公圣德和平致兹休运岁终功就合咏圣明,呈上三相公长句四韵》等为宣帝歌功颂德,尽显身为唐朝官员的自豪之情,将唐宣宗比作西周中兴之主周宣王,“汉武惭夸朔方地,宣王休道太原师。”将唐宣宗的功绩与汉武收复河南地,宣王北伐相提并论。 
  宣宗相对清明的统治让杜牧看到了一丝希望,然而此时他年岁已大,且俸禄不如刺史时丰厚,杜牧还有病弟和孀妹赡养,作为兄长,常年在偏郡任职,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手足,杜牧还是心怀愧疚的,且自己收复河湟的宿愿已了,杜牧便有意愿离开京都外放。 
  六月,杜牧的好友邢群卒于洛阳,唐持出为容州刺史(《送容州中丞赴镇》),崔常侍(未查得其名)任夏绥节度使(《夏州崔常侍自少常亚列出领麾幢十韵》)杜牧的心情更加灰暗,与闰十一月上书于宰相求杭州刺史,十二月,李德裕卒于崖州贬所,这位李党领头人的去世,让杜牧心中对李党的顾虑终于完全消失。 
  大中四年,杜牧作《长安杂题长句六首》依旧出任司勋员外郎,六首诗中有长安的繁华豪奢,也有自身的寂寞苦闷,第六首“南苑草芳眠锦雉,夹城云暖下霓旄。”的悠闲与第三首“九原可作吾谁与?师友琅邪邴曼容。”诗人的孤寂形成鲜明的对比,更加凸显杜牧回到长安的处境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好,对官位的不满,不能施展抱负是一方面,亲友不在身旁的孤寂也是一方面。宣宗虽有明举,然而晚唐衰落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长安奢靡的风气也无法得到纠正,杜牧对满目的奢华十分不满,却也只能自守,不与其同流合污。 
  杜牧上书请杭州刺史不成,便改为湖州,这样离双目失明的弟弟所在的扬州也比较近,后终于转吏部员外郎,秋,出为湖州刺史。在赴任途中和守湖州的时期,杜牧作诗较多。刚接到诏令时,杜牧便作诗一首《新转南曹,未序朝散,初秋暑退,出守吴兴,书此篇以见志》。 
  “全家羽翼飞”“喜抛新锦帐”杜牧拿到出任湖州刺史的诏令时,心情如同振翅高飞的鸟一般喜悦,喜悦地辞去吏部员外郎的职位,抛开这个“锦帐”,可见杜牧多番上书最后愿望得偿,心情是十分喜悦兴奋的。“且免为累”“鲁酒怕旁围”这两句分别取自《庄子·山木》和《庄子·胠箧》的典故,表达杜牧不想为材名所累,自己虽然笨拙,但也是有智巧心机之人,在朝廷做官很可能会受到无妄之灾,所以不如尽早离开,到吴兴尝尝那鲜嫩的黄柑和肥美的螃蟹,我这退隐的志向也算是满足了。 
  由此可见杜牧离开京都的原因不只是上述两点,还有便是不想在沦入伴君如伴虎的惊惶境地,也不想被残酷的政治斗争所牵连。宣宗虽惠爱民物,但朝中依旧有宦官作乱,且宣宗也开始服食丹药。晚唐时期宦官弄权已经不是一朝国君能够阻止的,杜牧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虽然赞美宣宗的统治,却也知道继续留在京都杜牧他也不会有什么作为,倒不如早日离开这个政治漩涡。
  离开长安,杜牧虽如释重负,心中却还是有些失落,毕竟就唐朝官员而言,只有留在长安才能尽情施展才华,而对杜牧来说,他自认有一身经国治世之才,却不足为世所用,不同于《新转南曹…》一诗中的欣喜与对湖州悠闲生活的向往,《将赴吴兴登乐游原一绝》一诗中,杜牧表达了自己登乐游原愿望昭陵的复杂感受。 
  “清时有味是无能,闲爱孤云静爱僧。欲把一麾江海去,乐游原上望昭陵。” 
  这般娴静的趣味,对杜牧来说并非是乐在其中,而是他无能的表现,他本该有所作为,现在却只能自求外放。遥望远处唐太宗的陵墓,杜牧可能也是感觉到自己生不逢时,若是能够遇到像唐太宗这般的明君,他也不至于自请“江海去”。这两首诗表达了杜牧将离开长安的矛盾心理,一方面对朝廷残酷的政治斗争心有余悸,想远离,一方面却觉得自己一身才华还没有施展,自己的经世治国的抱负还没有实现,就这般离开既是愤激不甘也是无奈。 
  大中五年,杜牧在湖州刺史任上留下许多描写湖州山色的诗句,有单纯描写美景的闲适之诗,也有感叹自己年老,应及时尽欢,悠闲生活的诗句。如《题白平洲》《和严恽秀才落花》还有对亲友的思念如《沈下贤》可见在湖州的生活果然如杜牧之前在诗中所说时比较闲适的,没有太多政治争斗。 
  二月,杜牧的弟弟去世④,曾经对杜牧有提拔之情的周墀也卒于东川节度使任所,这对杜牧来说更平添了几分悲伤与孤寂之感,墓志铭中表现出了杜牧的痛不欲生。 
  八月,杜牧罢湖州刺史,内擢为考功郎中,知制诰,在还没有赴任之时,杜牧赋诗一首《八月十二日得替后移居霅溪馆因题长句四韵》诗中没有上次赴长安任职时的喜悦与期待,多了几分闲适之情,“愿为闲客此闲行”,可见这次回到唐朝的政治中心,杜牧已经没有那种强烈的事业心,在赶赴长安上任的途中杜牧除了一些描写途中所见美景的诗句,更多的还是感叹时光流逝,对过往漂泊在外境遇的感叹,对故乡的思念,现在的杜牧已经开始回望过去,如《途中一绝·镜中丝发悲来惯》“惆怅江湖钓竿手,却遮西日向长安。” 
  大中六年,宣宗镇压衡州邓裴起义,此时杜牧已经五十岁整,迁中书舍人。这是杜牧一生中担任最后的也是最高的官职,此次回到长安杜牧是打算安度晚年的,他翻修了樊川别墅,闲暇时间便与亲友相聚,游玩,也赋诗吟诵,但杜牧也并非对朝政毫不关心,《华清宫三十韵》这首长诗后人评价很高,杜牧早年也写过许多有关华清宫的诗句,如《过华清宫·长安回望绣成堆》等绝句,讽刺当政者奢华糜乱的生活,揭露唐王朝有盛转衰的原因,也表明了自己的政治观点。另有一些诗句是杜牧回首过往,对自己一生中的起落,悲喜发出的感叹,如《岁日朝回口号》“笑向春风初十五,敢言知命且知非”如今已到天命之年,知是非,对以往的过失也有反躬自省。 
  此时杜牧的身体越来越差,自感时日不多,自撰了墓志铭,嘱咐裴延翰在他去世之后为他的诗文集作序,并留诗叮嘱自己的后人努力学习光耀门楣,最后于本年十一月病卒于长安安仁坊宅中。 
  总结这大中五年杜牧的生活,可以说还是比较舒心的,虽然经国治世的抱负依旧没有实现,但也没有遭受到政治上的压迫。 宣宗的统治还是给杜牧带来了一丝希望,在其收复河湟时杜牧也曾欣喜若狂,然而宣宗虽然贬谪了李德裕,结束了长达几十年的牛李党争,更除掉了一手将他推上皇位的宦官马元贽,但晚唐的颓势已经无法挽回,朝中宦官势大,无人能够阻止。杜牧十分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所以虽然赋诗肯定宣宗的功绩,但杜牧并没有义无反顾地为宣宗效忠,而且宣宗也并没有重用杜牧的意思,又或许是杜牧已经身心疲惫,有些事情已经力不从心。杜牧在大中年间所作诗歌,更多的是写游历所见之景,或是回首过去的岁月,也表达出自己对退隐山林生活的向往,有些学者认为杜牧的晚年生活是十分消极的,但大中年间,我们可以看出杜牧并非是不问政事,对国家和人民依旧有忧思之情。而且他也不是一心想退隐,远离世事,更多的是想过着一种历经沧桑的平淡的通达的闲适的生活。 
  注释 
  ①《杜牧诗文系年小札》郭文镐,人文杂志,1989-1028 
  ②傅锡壬《牛李党争与唐代文学》有云“牛之爱杜,是长辈对晚辈才华的赏识与爱护,而杜之亲牛,则是晚辈对长辈的尊崇与敬佩。” 
  ③《唐故太子少师奇章郡开国公赠太尉牛公墓志铭》 
  ④杜牧之弟“某今年五十,假使更生十年为六十人,不夭矣,与君别止三千六百日尔!况早衰多病,敢期六十人乎,忍不抑哀,以铭吾弟。” 
  参考文献 
  1唐代重大历史事件与文学研究 胡可先 浙江大学出版社 
  2胡可先 《杜牧诗选》 中华书局 2005 
  3钱穆 《国史大纲》 商务印书馆 1996 
  4缪钺 《杜牧传》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 
  5缪钺 《杜牧年谱 》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0年。 
  6王西平 《杜牧诗文系年考辨》 西北大学学报 1986-4-02